百度
  • 百度
  • Google

观察与思考

首页 > 学术与争鸣 > 观察与思考

巴萨姆·约瑟夫:中国在中东的“疫苗外交”能威胁美国的战略主导地位吗?

作者:巴萨姆·约瑟夫

来源:钝角网

来源日期:2021年02月28日

本站发布:2021年02月28日

点击率:52次


     Covid-19大流行造成了全球的困境,迫使中东国家面对更加不确定和日益恶化的社会经济形势。尽管大多数中东国家没有公开提供全面和可行的流行病学数据,仍可以判断,这一区域的公共卫生状况十分严峻。在这方面,中东国家已设法确保为当地人口接种足够剂量的疫苗。

QQ截图20210226181528.jpg

  在中东地区,疫苗接种的情况呈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石油丰富的海湾国家设法在短时间内获得并分发了各种各样的疫苗,而陷入困境的国家,如也门及黎巴嫩,只能获取有限的剂量,发货期限不明确,分配计划也并不合理。从美国的辉瑞(Pfizer)到中国的国药(Sinopharm),中东国家有广泛选择同疫苗供应商合作来战胜疫情,而供应商往往将地缘政治因素与“疫苗外交”结合起来。这是一个使用疫苗供应来实现外交政策目标的概念。

  中国在全球推广新冠疫苗的决定,往往是出于地缘政治层面的考量。中国政府确实表现出了将疫苗外交转变为软实力工具的强烈野心,以扩大其对成熟的经济和贸易伙伴以及美国传统盟友如巴基斯坦和土耳其的影响力。

  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在国际舆论中的声誉受损。疫苗外交似乎嵌入了更广泛的公共关系维护的目的,以抵消国际上广泛的批评。为此,中国政府乐于看到欧盟和美国关于抢先储存本地生产的疫苗(辉瑞-生物科技、现代制药、阿斯利康)的决定,以便邀请其国际合作伙伴参加中国国药控股的疫苗临床试验,并供给他们使用。

  因此,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于2020年6月成为第一个加入国药疫苗三期临床试验的国家,紧随其后的是美国在中东的五个长期盟友摩洛哥、埃及、约旦和巴林。除了可以预见的抵消美国在这一地区影响力的目的之外,中国还试图通过将主要的经济和商业关系转变为更加一体化的伙伴关系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例如,阿联酋是中国在这一地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占中国与中东之间非石油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一。中国也是埃及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在埃及,来自中国的投资自2015年以来增加了10倍,2019年达到10亿美元。

  然后,中国在一个非常关键的时间范围内内,宣称自身在疫苗研制方面取得了成功。由于国药控股疫苗在阿联酋和巴林的试验中显示了86%的抗新冠病毒感染效率,中方同意在阿联酋当地生产国药控股疫苗,目标产能为每年7500万至1亿剂。埃及也将获得4000万剂疫苗,并预期在当地建立一个生产中心,而摩洛哥获得了4100万剂疫苗,也计划建立一条当地生产线。尽管数量尚未确认,但中东地区应该已经接受几千万剂中国疫苗,而第一批疫苗已经抵达约旦、巴林和伊拉克。

  通过这种方式,中国成功地将Covid-19大流行危机从一场公共关系灾难事件转变为成化身国际救助者形象的机会。在这方面,中国成功地加强了对主要中东伙伴的战略承诺,提供了应对这一流行病的可行解决办法,这为它们在科学技术等多种领域更广泛的框架内进一步开展合作打开了大门。因此,国药疫苗的有效性可能会增强中国值得信赖的形象,使中国有能力取代美国成为一流的技术力量。此外,中国已经通过阿联酋、埃及和摩洛哥建立了一个可以运行的大规模生产中心,确保了足够的区域生产产出,以履行其对中东提供疫苗的承诺。

  相比之下,美国似乎没有能力回应中国在中东积极开展的疫苗接种活动。美国“疫苗外交”的缺失,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由美国经济的市场驱动性质在意识形态上决定的。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立场(支持独家的当地疫苗接种程序)也使美国失去了参与中东疫苗分发的机会。美国在国际上解决这一危机的困难也因政府无力应对国内疫情而加剧。去年10月,美国拒绝加入全球疫苗获取机制(Covax),就体现了这种保护主义立场。全球疫苗获取机制(Covax)倡议各国努力加快疫苗的生产和全球分发,特别是面向较贫穷的国家。

  在这方面,美国辉瑞公司向中东国家分发的剂量微不足道,对卫生状况不会有明显影响。除以色列外,这一地区保留的疫苗总剂量尚不足2 500万剂:伊拉克150万剂,约旦100万剂,科威特100万剂,黎巴嫩210万剂,阿曼37万剂。据报道,埃及已经保留了2000万剂疫苗,但迄今为止尚未完成交付。

  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也决定订购辉瑞疫苗,然而,由于生产延迟,几批疫苗的交付多次被重新安排。为换取临床数据,以色列最终从辉瑞获得了足够剂量的疫苗。在对其900万人口中的46%进行了疫苗接种后,以色列发现这种疫苗在预防病毒传播方面非常有效。此外,辉瑞宣布,该公司设法将超冷存储的要求从- 70降低到- 15。然而,中东国家能否保持灵活的物流供应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因为维护冷链将是极其困难的,尤其是在夏季。虽然这一问题似乎对疫苗的吸引力没有影响,但可能会对今年的疫苗接种活动造成严重后果。

  就拜登总统而言,出于对不断恶化的医疗状况和政治的考量,他必须集中精力处理国内的疫苗政策。这意味着华盛顿无法展开大规模的疫苗外交。尽管如此,美国拥有国内和多边工具来抵消中国积极政策的效应。首先,拜登总统上周承诺向Covax项目提供40亿美元,表明了他对Covax项目的信心。

  通过加大疫苗在世界各地的分发力度,美国将减少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推广疫苗的机会。突尼斯、黎巴嫩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是中东地区第一批获得免费疫苗的国家,而阿尔及利亚、约旦、利比亚和伊拉克已经在该计划中注册。其次,由于美国国内拥有强大的疫苗生产能力,是中国的两倍多(47亿剂VS19亿剂),现任政府有能力给予私营部门一定程度的自由,以便在国际上分发更多的疫苗。

  总的来说,形势是对中国有利的,中国抓住了美国的政治和经济前景黯淡的时机来推广自身。最近的事态发展表明,中东政治领导人都相信与中国政府加深合作的好处,尽管这种合作不会取代他们与美国的战略关系。最终,中国的“疫苗外交”可能会取得成功,但应该不能威胁到美国在这一地区现有的战略主导地位。

  作者巴萨姆·阿莱·约瑟夫(Bassem Aly Youssef)系一家位于中东的安全和风险管理咨询公司勒贝克国际公司的初级分析师;本文译自《国家利益》网站。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