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2019年两

首页 > 人大聚焦 > 人大会议 > 2019年两会

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强调风险,重提市场解决方案

作者:Keith Bradsher储百亮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来源日期:2019年03月06日

本站发布:2019年03月06日

点击率:1000次


  中国总理周二表示,政府将通过减税、减轻民营部门负担,以及让市场起更大作用等做法来应对经济放缓。这淡化了大量亲政府的宣告和政策——批评人士警告它们令投资者怯步。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是中国的二号人物,地位仅次于国家主席习近平。他把2019年称为中国经济的“关键之年”,提出的是民营企业长期以来一直支持的措施。在向全国人大提交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重提了市场解决方案,之前,中国政府因偏袒政府方案和国有企业、排挤民营企业而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

  “坚持以市场化改革的思路,”李克强在报告中说。“政府要坚决把不该管的事项交给市场。”

  但是,李克强在向全国人大做的报告中,并没有给出国内外批评人士希望看到的具体内容。在习近平似乎建立了不可动摇的政治地位一年之后,中国共产党控制的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今年的会议突显出,经济焦虑在多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了主导政策的主要因素。

  近3000名人大代表每年开一次全体会议,忠实地批准立法、报告和预算。去年,同时担任中共领导人的习近平利用人大会议,通过推动修改宪法,废除了对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巩固了自己的权力。去年的人大还批准了对政府的全面重组,并成立了一个新的反腐机构。

  但是,习近平去年3月获胜的喜悦已经暗淡。李克强在报告中也使用了习近平在最近讲话中对未来一年所用的严峻口吻,这是一个充满敏感纪念日的一年——最要紧的是,今年是1989年6月3日夜至4日凌晨武装镇压以北京天安门广场为中心的民主抗议活动30周年。

  李克强几乎没有提及与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摩擦。但他强调了中国面临的风险。

  “今年我国发展面临的环境更复杂更严峻,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更多更大,”李克强说。“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

  自去年夏天以来,中国经济增长大幅放缓,主要原因是一年前,政府为控制债务对贷款采取了严格的限制措施。与美国打贸易战也损害了企业和消费者的信心,使企业家不大愿意投资出口工厂,也让消费者不大愿意购买公寓和新车等昂贵商品。

  “看起来这不是一个有明确远见、坚强果断的领导层,”总部设在纽约的外交学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级研究员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说。她著有研究习近平掌权年代的《第三次革命》(The Third Revolution)一书。

  她说,除了经济增长放缓,中国领导人还必须应对家庭债务不断上升、放松生育限制未能减缓老龄化危机,以及养老金体系缺口不断增长等问题。

  李克强阐述了政府如何解决其中一部分问题的打算。

  他为今年的经济增长设定了6%到6.5%的宏伟目标,比去年6.5%的增长目标略有放缓。中国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实际增长率是6.6%。但许多西方经济学家怀疑,中国的统计数据可能高估了最近的经济增长。

  维持高速增长的三个主要选择是,进一步加大公路、桥梁、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支出;印更多的钱,迫使银行增加放贷;或者减税、放宽对企业的管制。

  政府在减税或放宽管制方面行动迟缓,因为政府想维持收入和控制权。但许多企业巨头希望减税。李克强在报告中还说,政府将减轻雇主在社会保险和职工养老保险方面的负担。

  “减税降费直击当前市场主体的痛点和难点,”他说。

  李克强一年前也曾承诺减税。但经济学家认为,名义上减税的大部分影响,实际上被更严格的征收抵消了。

  “我们的税负越重,我们走向海外、投入战斗时的负担就越重,”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说。通威集团生产从鱼食到太阳能组件等各种产品。

  在过去10年间,每当中国经济放缓似乎超出领导人所能容忍的程度时,政府就会求助于债务推动的巨额基础设施投资,以及货币供应量的大幅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已把中国变成世界上交通网最好的国家之一。

  但许多企业和地方政府现在都在努力偿还它们累积的大笔债务。抵押贷款的快速增长以及更宽松的货币供应推动了房价飙升,已远超大多数年轻人的承受能力。在过去20年里,中国许多城镇的房价上涨了10多倍。

  中国领导人去年初开始着手削减债务,结果发现,到去年6月,经济已显著放缓。7月,特朗普总统正式开始与中国打贸易战。到秋季时,企业和投资者信心大跌,对新工厂和其他设备的投资停滞,汽车销量骤减。

  政府在冬天做出的回应是,再次增加基础设施支出和债务。到今年1月,被称为社会融资总额的广义债务衡量指标出现了创纪录的跃升。

  总债务并没有像中国官员一年前所希望的那样下降。但还是取得了一些进展,这主要是通过严厉打击曾几乎不受监管的影子银行系统,同时鼓励地方政府和企业大幅增加债券发行。

  如今对债券的更多依赖,意味着一个不太容易受突然出现的金融恐慌影响、透明度略有提高的系统。但这也暴露出另一个问题:大多数中小型企业的规模不够大,利润也不够高,它们无法发行债券。这些企业创造了90%的新就业机会,但国有银行系统长期以来不愿向它们发放贷款。

  中国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发表的年度工作报告篇幅很长,在某些方面有点像美国总统每年向国会发表的国情咨文。

  在外交政策或国内政治威胁方面,李克强几乎没有什么新的说法。但是,与他的工作报告同时公布的预算草案显示,中国将在军事现代化方面继续投入巨资,尽管增幅略低于去年。预算显示,2019年的军费开支将增长7.5%,达到11899亿元人民币。去年,军费预算的增长率是8.1%。

  “当今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李克强在报告中说。

  Keith Bradsher是《纽约时报》上海分社社长。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们 @KeithBradsher 、 @ChuBailiang。

  Ailin Tang、Elsie Chen和Zoe Mou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