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拜登政府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美国观察 > 拜登政府

王勇:极端保守主义的美国需要一场变革

作者:王勇

来源:环球时报

来源日期:2021年02月20日

本站发布:2021年02月20日

点击率:20次


  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场罕见的暴风雪灾害引发世界广泛的关注。由于能源设施瘫痪,数百万人遭遇停电断水无法取暖,这暴露出美国基础设施老化问题。但是,从更深层次看,得州科罗拉多市长蒂姆·博伊德的那封公开信更让人怀疑这场人道主义灾难背后的“人祸”因素。即面对灾难,美国政府不是全力协调全社会救援,而是“甩锅”民众,说什么“地方政府也没有责任在这样的困难时期支持你们”,“要学会自救,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下来,救援是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做的事”。这番激进言论立即招致美国民众的批评,虽然博伊德已经迫于压力辞职,但是得州暴风雪暴露出的“美国危机”却仍然摆在那里。

  美国为何盛行保守主义

  面对广大受难民众,政府官员不是积极救援,却站在“道义”的高度教训民众不该指望政府,宣扬所谓“适者生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妖魔化”社会主义。这一表现与2020年特朗普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混乱、低效如出一辙,背后反映的是美国特殊的政治文化。多数美国人引以为豪的保守主义价值观,即信奉个人自由,反对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主张市场至上。美国一些自由派媒体把美国应对新冠疫情的失败归咎于特朗普的人品与失误,显然忽视了美国政府体制以及背后深藏的保守主义主流价值观的影响。

  独特的历史发展经验,造就了美国保守主义的思想传统。与欧洲旧大陆相比,美国工业化发展并未造成类似于欧洲国家的严重阶级分化与阶级矛盾。美国立国之后快速的经济发展与西部扩张运动,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特定地区出现的阶级矛盾。美国有一种理论认为,“西进”运动、海外扩张使得美国不断获得所谓“新边疆”,“新边疆”为美国人提供了更多的发展机会,从而有效消除了阶级矛盾。在此历史背景下,美国社会形成了强烈的个人主义价值观,主张通过个人奋斗、勤奋努力来获得自身的发展,即美国主流媒体长期宣传的所谓“美国梦”。

  保守主义的价值观推动人们高度怀疑国家与政府的作用,形成对个人自由、个人权利的过度崇拜。保守主义推崇个人奋斗,同时宣扬对政府的不信任,主要是认为政府权力太大将侵害个人的权利。美国当前枪支暴力层出不穷,每年造成数万人死亡,但是禁枪却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是因为保守主义认为持枪是个人的权利,公民个人有暴力反对政府暴政的权利。

  不愿向其他文明学习

  另一方面,社会主义思想在美国被既得利益集团“妖魔化”。大资本集团以及由它们控制的媒体联合推动,把社会主义、社会福利与个人自由、个人权利对立起来,对社会主义的思想进行歪曲。不少中下层民众也受到极端个人主义宣传的“洗脑”,而对社会主义思想抱有怀疑的态度。这也成了政客在选举中的“工具”,如在2020年大选中,特朗普及其背后的保守派声称,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如果赢得大选美国将变成社会主义国家,以此恐吓选民。其实,民主党竞选纲领也只是主张较温和的社会改良,而以桑德斯为代表的更为激进的社会主义改革派最终被“边缘化”。

  在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的推动下,美国向全世界推销“美国模式”,有时不惜采取暴力征服手段,给受到干预的国家带来了灾难。尽管美国号称是西方价值观的代表,但美国的发展模式、思想传统与其他西方国家包括邻近的加拿大以及欧洲大陆国家仍有很大的区别,其中最大的区别在于国家、市场和社会三者之间关系定位差异巨大。美国主流思想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或干脆认为美国发展模式要优于其他西方国家,更不用说优越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了。这种意识形态的傲慢与自大导致美国政治精英排斥向其他文明学习,这是导致美国制度弊端越来越大的重要因素。

  美国需要一场变革

  当前,极端保守的意识形态给美国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在未来发展方面。

  首先,它激化了美国社会的意识形态斗争,加重了美国的政治极化。当前美国政治极化,两党对立严重,背后是两种思想、两种价值观之间的斗争。保守主义强调个人自由、减少国家干预,而自由主义则提倡适度国家干预与社会福利,但这两种价值观在今天的美国变成了水火不容的两大势力,加深了社会与政治的对立。特朗普煽动的“美国优先”则加重了人们的思想混乱,处于困境中的美国中下层民众更相信支持保护主义、排外主义的政客能帮助自己改变命运。

  其次,保守主义意识形态无法解决美国日益严重的社会危机。当前,美国处于社会政治经济危机的全面爆发阶段,新冠疫情并非引发这些危机,而只是将美国社会深层次结构性矛盾彻底暴露出来。导致危机的问题包括贫富差距悬殊以及严重的种族对立。美国1%的人口掌握着50%以上的社会财富,中产阶级严重萎缩。过去30年,底层50%的家庭净资产零增长或负增长;过去40年,劳动者的实际工资水平没有增长。贫富差距悬殊导致阶层固化,“美国梦”越来越难以实现。疫情期间发生的种族对立事件,暴露出美国社会存在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尤其是黑人与白人之间的族群对立越来越严重。

  美国社会如今面临一个困境:一方面,主张个人自由、反对政府干预、反对社会主义的保守主义传统与价值观依然强大;另一方面,要解决空前严重的贫富差距、种族对立以及气候变化与疫情等公共卫生危机所造成的大规模灾难,仅靠个人奋斗、“适者生存”是无法解决的,强有力的国家与政府干预是必须的。但从美国民主、共和两党激烈斗争的情况看,两种价值观、意识形态很难达成妥协,美国的未来发展面临很大不确定性。美国与世界的关系也因此同样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正像某些评论指出的,不排除美国保守主义集团通过对外发动战争等极端方式将危机向外部转移,解决国内尖锐的社会矛盾的可能性。

  因此,从理论上讲,加强福利社会的变革或许对美国与世界都是有益的,世界将可能因此变得更加和平安定。(作者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