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美国观察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外治理 > 美国观察

约瑟夫·奈:拜登领导的美国还值得信任吗?

作者:约瑟夫·奈

来源:Project Syndicate

来源日期:2021年01月20日

本站发布:2021年01月20日

点击率:39次


      美国的朋友和盟友已经开始不信任它。信任与事实密切相关,而总统特朗普玩弄事实是广为人知的。所有总统都撒过谎,但从来没有总统撒过那么大的谎,以至于信任失去了价值。国际民调显示,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美国的吸引力软实力大幅下降。

_115322471_1f853222-4640-494c-8354-66440ea38863.jpg

  候任总统拜登能否恢复这种信任?短期来看,是可以的。改变行事风格和政策将提升美国在多数国家的地位。特朗普是美国历任总统中的一个异类。他在政府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总统,之前他一直在纽约房地产和真人秀的零和博弈世界里度过其职业生涯,在他所熟悉的领域里,离谱的言论能吸引媒体的注意力,并借此来控制议程。

  相比之下,拜登是一位久经考验的政治家。他的外交政策经验来自于数十年的参议员生涯和八年的副总统生涯。自大选以来,他最初的声明和任命对盟友产生了深刻的安抚作用。

  特朗普对盟友的问题不在于他的“美国优先”口号。正如我在《道德是否重要?从罗斯福到特朗普的历任总统及其外交政策》一书中所指出的,每一位总统都肩负推动国家利益的任务。总统如何界定国家利益,才是最重要的道德问题。

  特朗普选择了狭隘的事务性定义,据他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的说法,有时他会把国家利益与自己的个人、政治和金融利益混为一谈。相比之下,自杜鲁门以来的许多美国总统,往往从广义的角度看待国家利益,并没有把国家利益与自己的利益混为一谈。杜鲁门认为帮助其他国家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甚至放弃将自己的名字列入援助欧洲战后重建的马歇尔计划上。

  相比之下,特朗普对联盟和多边主义不屑一顾,他在七国集团(G7)或北约峰会上,淋漓尽致地表现出这种态度。即使他采取了有用的行动,站出来反对中国滥用贸易的行为,却未能协调各国对中国施压,反而对美国的盟友征收关税。难怪有不少美国盟友想知道,美国对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的(合理)反对是否出于商业而非安全考虑。

  而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和世界卫生组织,也让人们对美国是否有决心应对全球变暖和大流行病等跨国全球威胁持怀疑态度。拜登计划重新加入这两个组织,以及他对北约所作的保证,将对美国恢复软实力产生立竿见影的有利效果。

  不过,拜登仍面临更深层次的信任问题。很多盟友都在问,美国的民主究竟怎么了?一个在2016年产生了像特朗普这样的怪诞政治领袖的国家,外界怎么能相信它在2024年或2028年不会历史重演?美国民主是否正在衰退,使得这个国家不值得信任了?

  特朗普并非推动对政府和其他机构信任度下降,并导致民粹主义力量崛起的始作俑者。对政府的信任度低,是美国半个世纪来的顽疾。二战胜利后,四分之三的美国人表示高度信任政府。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越战和水门事件后,这一比率下降到大约四分之一。庆幸的是,公民在纳税等奉公行为上,往往比他们对民调问题的回答所表现出来的要好得多。

  也许,2020年大选是美国民主文化潜在力量和韧性的最好证明。尽管暴发了百年一遇的大流行病,而且有投票必会陷入混乱的可怕预言,但参加投票的选民人数还是创下了纪录,而且管理选举的成千上万地方官员,包括共和党人、民主党人和无党派人士,都把诚实执行任务视为公民责任。

  在特朗普只是小输的佐治亚州,负责监督选举的共和党籍州务卿不顾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人毫无根据的批评,公开宣称,“我的座右铭是数字不会说谎”。特朗普指控大规模舞弊的诉讼,由于缺乏任何有效证据,所以一次又一次在法庭上被驳回,包括被特朗普任命的法官驳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共和党人,则抵制了他让州议员推翻大选结果的努力。与左派的厄运预言和右派的舞弊预言相反,美国民主证明了它的力量和深厚的地方根基。

  但包括拜登在内的美国人仍将面临盟友的担忧,即是否可以相信美国人不会在2024年或2028年选出另一个特朗普。他们注意到美国政党两极分化,特朗普拒绝接受败选,国会共和党领袖拒绝谴责他的行为,甚至拒绝明确承认拜登的胜利。

  特朗普利用他的狂热支持群众,威胁着要对共和党内不肯和自己同声同气的温和派人士发起挑战,从而获得对共和党的控制。据报道,参议院中约有一半的共和党人不屑于特朗普,但他们也害怕他。如果特朗普离开白宫后仍试图把控共和党,拜登将面临与共和党人主导的参议院合作的艰巨任务。

  庆幸的是,对美国的盟友来说,尽管拜登的政治技巧将受到考验,但美国宪法规定总统在外交政策上的回旋余地大于国内政策,所以短期内与盟友改善合作是力所能及的。此外,与2016年特朗普当选时不同,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最近的民调显示,70%的美国人希望实行外向型合作外交政策,这创了历史新高。

  不过,盟友是否相信美国不会再产生一个特朗普,这个挥之不去的问号依然没有切确答案。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疫情控制、经济复苏,以及拜登管理国家政治两极化的政治技巧。

  作者Joseph S. Nye, Jr.是哈佛大学教授,其最新著作是《道德是否重要?从罗斯福到特朗普的历任总统及其外交政策》(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