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 百度
  • Google

中美关系

首页 > 国外选举与治理 > 国际中国 > 大国外交 > 中美关系

曹辛:中美关系进入以对抗性矛盾为主的新时代,只靠喊话难以转好

作者:曹辛

来源:远见经纬

来源日期:2021年02月27日

本站发布:2021年02月26日

点击率:79次


自拜登就职一个月来,中国高层呼吁中美关系正常化已经不止一次。2月22日,中方再次在中国蓝厅论坛上呼吁:中美关系应拨乱反正,重回正轨,并表示中国无意输出意识形态,也从不干涉美国内政,无意挑战或取代美国;中国乐见美国在华企业获得更大成功,将继续采取有力措施改善中国营商环境等,并谈及台湾问题、要求美国停止干涉中国内政。结果美国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当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的回复却是:“我们认为,中美关系本身是激烈的竞争关系。我们想从实力的角度来处理这段关系,这意味着与全球主要盟友协调行动,包括与在(亚太)地区的欧洲盟友”,当天白宫的推特账号随即也转播了记者会的这一内容。

56307946_303.jpg

  拜登就职后,为何中国多次对美国喊话收效都不显著呢?根本原因在于:喊话内容与中美关系已经进入新时代的客观现实有差距;同时,喊话内容的立足点过于战术性,而无战略层面的建设性。

  中美关系早已物异人非

  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的上述言论,已经为中美关系做出了明确定性:中美关系是需要通过实力来处理的、“激烈的竞争关系”;这一关系需要与美国在世界各地的盟友一起协调行动来解决。而在此之前,美国总统拜登也不止一次地阐述过上述观点。根据美方的立场,这意味着中美关系已经完全进入以对抗性矛盾为主的新时代了,一切都已物异人非,这当然无法通过隔空喊话来调节双边关系来了

  经过特朗普执政四年,中美关系的对抗性表现在各个方面。从宏观上看,最根本的主要是两点:在经济领域的核心是中国是否遵守美方所谓的经济“规则”问题,实际上,这其中主要是美国对中国发展经济的“赶超战略”手段不能容忍,尤其是对特别适合实施“赶超战略”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中国社会制度,美国更是深感恐惧,决心采取一切手段予以限制;而当这一点难以做到时,美国便选择与中国经济“脱钩”并加以封锁。在地缘政治上,核心是台湾和南海议题。美国的立场是:在台湾没有宣布独立的情况下,决不允许中国武力统一台湾;其次是采取实际的武力手段,以“自由航行”为旗帜,绝不承认中国对南海拥有主权的立场。从美国的立场来看,上述两条是涉及谁当世界第一强国的根本性利害问题。

  更麻烦的是,经过长期的宣传和去年总统选举过程中的炒作,特朗普的这一系列立场和行动已经在美国选民和政界中产生深刻影响,并被较为广泛地接受,几乎已成为美国的全民共识和“政治正确”的标杆,这使得任何美国总统都很难改变当前中美关系的对立状况,以至于拜登就职后,也只能在很大程度上继承特朗普的这一政治遗产。“美国之音”2月22日的报道说:美国拜登政府依然在就对华政策进行跨部门评估,并与盟友和伙伴协商,但新政府看来维持了特朗普政府时期的一些对华立场,例如强调美国对台湾的承诺,并维持对中国的关税措施。

  在上述现实面前,中国的对美隔空喊话不可能有任何作用。

  2月22日的“美国之音”还报道了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主任戴利(Robert Daly)对中国当日对美喊话的评价。他表示:中国官员们的讲话没有新的内容,并没有让美中对话向前迈进一步。他对此进一步分析原因说:北京还停留在七年前的“不冲突”“不对抗”“新型大国关系”这类思维模式上。他还认为:中国将美中关系面临的问题和摩擦都归咎到了美方身上。这就使得双方难坐下来讨论问题了。应该说,戴利的上述分析是相对客观的。

  不仅如此,这种隔空喊话在心理战上只能对喊话者一方更加不利。因为在中美对峙的情况下,这种主动喊话把中美两方谁更希望和解展现得一目了然,即便是拜登政府有意灵活变通地处理中美关系,谁在谈判中更占优势也已经毋庸置疑。

  喊话应重战略层面而非战术利益

  据外媒报道,此次中国的喊话内容还包括:希望美方尽快调整政策,放弃对中国产品加征不合理关税,放弃对中国企业和科研教育机构实施各种单边制裁,放弃对中国科技进步进行无理打压,为两国合作提供必要条件。然而在当前美国国内和中美关系的大势下,姑且不论拜登本人对中美关系有什么看法,即便拜登想这样做,恐怕事实上也很难做到,反而会使中国的软肋暴露无遗,因此此类战术性利益层面的喊话并非合时宜。就当前中美关系的现实来看,不解决中美关系战略层面的重大问题,双方就谈不上能有战术利益层面的互动。

  当前中美关系之所以必须先解决战略层面的问题,是因为对美国来说,如何对待和处理中国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政治是否正确”的标杆和图腾,任何一个美国总统如果离开这一点搞中美经贸、技术、人员和文化的交流,则必然在国内面临严重的政治问题,从而蒙受政治利益上的重大损失。尤其是在美国国内不久前发生冲击国会山事件、社会面临重大分裂、新冠疫情尚未解决以及经济尚未复苏的背景下,不解决中美关系战略层面的重大问题,任何一个美国政府都不敢轻易触碰中国议题。而且,中国之所以屡屡对美国隔空喊话,本身就已经说明当前两国私下的沟通管道并非十分有效和通畅。

  因此,未来中美间直接和间接的隔空互动必须从战略层面开始,并有具体和实际的议题,尤其是要解决问题,哪怕只解决一个问题,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根据笔者的判断和各种消息来源的证实,未来中美间的隔空互动议题很难脱离中国的新疆、穆斯林、台湾和南海议题,否则在美国看来,就谈不上有战略层面的互动。因为前两项是关心人权事宜的美国民主党政府当前最关心的问题,无论在美国国内还是在美国盟国间,都可以使之获得重大的政治利益;同时此两项议题也最容易获得大部分国际主要力量的支持,善于操作此议题的民主党政府很容易就可以据此制造出重大国际影响。

  据笔者了解,欧盟国家已经在法律上制定要求,欧盟在华企业不得对中国发生“强迫劳动”的地区投资;同时欧盟相关机构已经开始劝导相关欧盟企业从中国此类地区撤资。

  而台湾和南海议题则是拜登政府对华地缘政治的底线,这是美国绝对不能放弃的,否则中美国际地位的天平就要发生有利于中国的重大倾斜。

  因此,只有中美间实现上述互动,中国被加征关税、企业和科研教育机构受制裁以及中国科技进步被打压的问题,才谈得上能有所缓解乃至最终得到解决。

  最后,即便一切顺利,美国在操作上也还需要时间。因为如上所说,美国国内涉及中美关系的大环境并不好,这要求拜登政府对中国议题的处理宜慢不宜快,拜登之所以一再强调中国议题并不是最紧迫的问题,原因就在这里,它甚至不如美国新冠疫情和恢复经济重要。这与中国面临的情况很不相同。

  因此,从战略层面互动着手,以解决具体问题为导向,才是中美关系逐步恢复正常的正道。

  原题《中国对美喊话为何一再收效不显著?》

相关阅读:

评论:

关闭窗口
此处显示新 Div 标签的内容